消失的留言板
   曾几何时,朋友们常指责我为什么不来个留言本,也好给大家交流方便,每次解释越觉无味,所以今天写出原因,一为解释根由,二来,为纪念那些老虫虫们,这也是我写这篇稿子的重要原因.

  1997年还是98年,记不清的年代,我算是第一批上网的虫虫,那个时代的网民多数素质还不错,至少那个年代用Dos的人还有两下子,很多人都是科班出身,那批朋友很多在2000年以前早就出国了.

  那个让我发神经的年代没有OICQ,没有任何网络BP机,刚刚开始虫虫们都爬到北极星,当时的最红最热门的聊天室,到棋牌室的社区聊天,下棋,交友,那个时候的我象一个疯子,每天不和几个虫虫聊天就难过,话没有说完就不想吃饭,游戏不打过一关就不睡觉,<电脑报>的漫画曾经把我们的丑象描绘成这样一个空间:虫虫们坐在坐便器上,前面是电脑,左面是冰箱,右面是垃圾箱.

        就这样的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,我们开始有了第一个网络BP机,网际精灵,现在的OICQ就是在这个基础上改良的,老虾们都知道了.北极星的聊天室当时有很多的动作,可以踢人,就是把上线的小猫从他们自己的房间踢出去,当然有些是因为得罪人而被恶意代码踢出去(就是掉线)要重起机器,才可以再爬上来,大家有时候开玩笑,却津津乐道的玩着这同样的游戏,来到这虚拟的亲密接触!

   终于学会了发帖子,粘贴图片和代码,在那个年代,没有windows98,没有现代化的一切,机器和网速慢得如同蚂蚁,当然比不上蚂蚁下载,假如真可以象蚂蚁下载工具那样生出5-10只小蚂蚁,我们这些虫虫就要开心而死了.

   也终于有了自己的社区:网际精灵社区,现在这个社区还存在,但是却永远的失去了往日的辉煌.里面分门类派别的生出许多板块,有版主和帮派之分,当年的帮派主要是北京帮,上海帮和南京帮,其他小部落就不提了.我在盖帮,这个名字其实就是"射雕"中"丐帮"的翻译,我们帮中也有规矩,也分几代弟子.记得第一任帮主是全国闻名的"醉花荫",此小子技术了的,学问也不错.算得上是个黑客,由他创立的丐帮从98-2001年一直驰飒风云很多年,帮里兄弟众多,在"四国江湖"里是有名望的板块.帮主版主几代易位,我这个"蓉儿"却一直有着很多人缘.帮中兄弟至今还记得清楚名字,排得上号的老网虫有:"坦克"(第二代帮主)"TOM"(副帮主)"林木"(第三代版主)元老"战神""基督山伯爵""翔""熘弹炮""温柔""pp98""阿平""欣欣""Raul"......有些名字已经不记得了......现在的版主是"anni"和"战神".

   1996-2001年间也许老虫们成家的成家,留学的留学,搞公司的搞公司,社区已经无人问津了.不过,有兴趣的朋友,还是可以去看看我发的那个帖子<秋爽斋>,那个帖子当初几乎是全社区之冠,好几百人来捧场,留下姓名的也多是老江湖了,每个老虫都有自己的特色,我记得"温柔"最擅长画键盘字符画.

   也不知道哪年我自己有了自己的网络之家,就是主页,当时的第一个主页现在想起来要吐,死丑,还津津乐道的到处炫耀,年轻的朋友们呀,原来成长是需要过程的.我们谁也不要批评那些整天还泡在网吧,可怜凄凄的聊天的孩子,还有那些整天打游戏的玩童们.总有一天他们会成熟的,不过,似乎现在的上网的人素质大不如前,很多人永远也不觉悟.

   下军旗,围棋,象棋,五子棋的我和我的网友们,当时每天边泡在自己的棋室(就是开房间)说是以棋会友,多数在调情,当然不泛男人调男人,女人调女人,乱调的,因为大家太会装葱,呵呵~~往事不堪回首咬~~~

   不知道猴年马月"联众"终于不知羞耻的延用"北极星"的技术,完全在游戏上下功夫,拉走了北极星大批喜欢下棋的虫.北极星也从此走向衰亡,同时oicq的介入也代替了网际精灵的魅力,虫虫们各自散去.

   值得回忆的"北极星"搞了一次大型聚会,终于网络的虚拟变成了现实,帮中弟兄和中国几大帮派的人都汇聚南京,大家合影留念,有些也终于见到庐山真面目了:)

   现在的网络我们再不要聊天,不为什么,也许经历的太多,看透了网络社会,也许今天的农民工也可以上网打几个字,那个年代的人,不懂的下载大厅怎么上网?不会些技术怎么混?我们老虫的oicq号码当时申请的多来西,多是5位数字,自己就有三四个,后来不知道珍惜都送人了,所以现在自己也只有一个后来申请的6位数字的号码?当然,后来听说有的老虫的6位5位号码长期不用被腾讯没收的.凄凄惨惨凄凄.

   我已经不再在乎太多网络的虚荣,什么qq的号码位数少,什么社区的帖子发的多,什么版主?什么帮主?都经历了.甚至你的一个眼神,你的一个字符出现在我的对话框,我都可以在几秒识别你的身份,是女还是男,是无知识的,还是有文化的,是有文化却缺乏网络经验的,还是有网络经验却缺乏文化的,是外国的,是中国的,是批着羊皮的狼,还是寻找性伴侣的,还是为了发泄而找人死侃,还是为了寻找网络爱情充满童真的......

   轻舞飞扬的日子里,网恋慢慢拉开了序幕,我也不例外,混了这么多年,多少为了好奇涉足奇妙幻想,理所当然那个时候<第一次亲密接触>成了我们幻想的伴侣,报纸,广播现在越来越多的说网恋的坏处,甚至被强奸的.其实,在我的记忆中,美好的网恋成功的还是有的,那些被利欲熏心的人,和没有社会经验的女孩子和现实没有差别,一样被欺负,其实现实与虚拟都是一样,你的知识越广,在哪里都不会吃亏.当然对于赞成不赞成网恋的话题我们还是不谈的好,任何事物,事情总是有成功和失败,重要的是:人们要反思为什么自己失败,怎么失败,为什么别人成功,怎么成功?这样,人生才会不断进步!

   死去又活来,终于从游戏,网络中抽身出来,整个人也终于脱胎换骨,学了走正道,污七八糟的设计软件自学个遍,反正自己搞美术出身,多少设计沾光,学起来也上手,给自己挣点粮饷,换作网费.386.赛扬超频的日子终于过去不知道多久了,手上的笔记本也换了不知道多少个?不过用来用去,还是觉得Campaq的好,Dell的也不错.好不容易又换笔记本,想用讯驰技术,却又想不实用,割爱了.

   通过网络,我实现了出国的梦想,现在想想,要不是网络,我还不知道外面的世界,我也不会受到诱惑,我不会辞去教师的"皇粮",因为网络,我有的是全世界的家当,美国原产地的笔记本,Nike美国的原产运动鞋,澳洲和德国产的网球拍,很早就有了录音笔,mp3都是老美的东西,真的耐用.还有滑雪眼镜,指南针(带叫声和测量器的),这些家伙都为我后来出去Traveling提供了便利.

   不知道多少的时间,却没有一个象样的主页,主页就成了堆砌我资料的垃圾场,现在的这个也一样,我自己也不满意,不过实在没有功夫打理,就请大家摸摸鼻子,凑合着过吧.

 
     似乎以前有过留言版的日子,蜜听多了,腻!变态的也不少,烦!骚扰多了,我也懒的回,还得罪不少朋友,索性不要了.

   有人跟我谈利弊,利,我不要了,弊,更不能要!我只要我的清净,我的孤独,我只要我的快乐,我的自由.

   我活得有滋有色,我活得自在逍遥,我不缺少爱,我不缺少温柔.

   <消失的留言版>为曾经在电话里一个小时为我弹钢琴曲,却一直未曾谋面的S.H表示我多年来的依依怀恋!

      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3.7.10 am3:22 忆清